妖王玄牝珠与九转紫金丹谁更珍贵,这个问题很怪。

若说得到它们的难易程度,自然是九转紫金丹更难得。比如华真行还有可能一次得到九十九妖王玄牝珠,其机缘与渊源另说,但想得到这么多九转紫金丹那是想都不要想了。

杨特红却捻着胡须道:“万物齐一,本无谁比谁更珍贵之说。人贵其货,一贵其难得,二贵其物用,而物用在人。

就比如你所炼制五气丹,寒不能衣、饥不能食,对于普通人而言便是无用,若赶上饥馑之时,想啃都啃不动,还不如一碗油泼面呢。”

柯孟朝则摇头道:“老杨,你这是在偷换概念!”

一听夫子这话,华真行就暗自叹气,说着正经事呢,几位老人家怎么又杠上了?看这架式,按经验三个老头一时半会儿停不了。

照说年纪都老大不小了,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?想打嘴仗可以换个时间地点,搞一桌菜摆好酒之后再吵,干嘛非得现在?

可怜华真行,原本只是想问清楚,为何妖王玄牝珠置入碧空洗大阵中,就能起到九转紫金丹在九转紫金炉大阵中的作用?

那样的话,就意味着养元谷中现有的六级养元术导师,都可以借助碧空洗大阵炼制春容丹了,极大地缓解了人手压力!可惜现在他有点插不上话,只能在一旁老实听着。

果然只见墨尚同微微点头道:“不错,确实是偷换概念!所谓物用,功效各有不同,岂能相齐?若按老杨之辞,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。

说衣食之用,别提什么五气丹了,就提衣食本身。衣者,饥时亦不能食;食者,寒时亦不能衣!这世上除了妄境之外,没有任何事物能满足所有的功用。

康健者不需药石,而病者需之,而谁又能说,病者在药石之外就不需衣食?几千年来,我已烦透了这套磕!

人衡事物之贵,乃是交易所值。因有其功效,方有其交易所需,三岁孩童皆知!春容丹所值,在于人赋其劳、所得之不易。

世上若有另一物,可代春容丹之功效,赋其劳更少、所得之更易,则世人不必再寻五气丹,这也是三岁孩童皆知之理。”

华真行在心中暗道,接下来该轮到柯夫子再杠墨大爷了吧?

果然又见柯孟朝背手摇头道:“老墨之言,看似有理却有偏颇,只说其一,未点明其二。你既提到了妄境,为何未将其点透?我看小华破妄当日,讲得都比你明白!

你说除妄境之外,世上无一事物能满足所有功效。但妄境并非事物,而是修为成就。世上物有限而欲无穷,除非人人皆入妄境,否则就不能仅以功效取值。

功效只在人欲,欲有伤人,欲有残生,欲有祸世,比如欺男霸女之欲,何物用功效可令其足?用之则祸世。

就说那些迷毒之物,得之既需赋其劳,亦有其功效,有能足人之欲。然新联盟扫平黑帮,为何要禁绝之?”

物有所值,所谓值者,既是人赋其劳,更是应有其义,无义则不当值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杨老头便打断道:“小柯啊,你这不也是在偷换概念吗,老墨是这个意思吗?”

墨尚同也板着脸道:“你曲解我的本义,讲的无非也是利害之辩。”

柯孟朝:“不,是利义之辩!”

华真行终于找到了机会,赶紧摆手道:“你们讲的都有道理,回头再论!我现在就想问清楚,妖王玄牝珠难道比九转紫金丹还珍贵吗?”

三个老头同时扭头呵斥道:“你还没听明白吗?”说着话三件吓人的神器又浮现手中。

华真行一缩脖,赶紧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都明白了!其实真正的问题是,它们都有什么用,该怎么用?”

墨尚同反问道:“该怎么用?”

这语气还是很不满,因为他们手里的家伙还没收起来,华真行又赶紧答道:“不是该怎么用!我想问可以怎么用?”

藤条、戒尺、拄杖终于又收起来了,杨老头则发来了一道神念。

九转紫金丹的功效总结为最精华的四个字,就是脱胎换骨。普通人也可以服用它,尽管这个过程很凶险,需要高人在一旁随时护法。

所谓脱胎换骨,相当于重塑了副最完美的炉鼎,可治一切先天不足之症,不论身有何病,只要能在服丹后能活下来,当然也都治好了。

世上有没有一种药可以包治百病?真的有,就是九转紫金丹!

九转紫金丹不仅能治病,还能治疗一切残疾,哪怕缺胳膊少腿,也能慢慢地都重新长出来。这个过程比较长,肯定也需要高人随时护法。

仅此一个功效,恐就是古时权倾朝野的九千岁们的最爱!

对于修士而言,它最大的价值当然也在于重塑炉鼎。对于妖物来说,可以助其直接修成人身,相当于传说中的化形丹。它助大修历劫,以换炉鼎之刑伤,堪称举世难求。

但是谁也没想到,这东西居然可以拿来布阵,当成炼丹之引。可能因为原先也没人想过要炼制什么春容丹,居然是大规模量产供普通人使用的丹药。

前面说的种种功效,其实都是一次性的,不论是谁吃下去脱胎换骨,九转紫金丹也就没了。除了对他本人之外,再无其他意义。

可是在华真行手中就不一样了,成为了一种生产工具。风先生是听说了华真行的愿望,才送出了那柄风环扇,肯定不是让华真行把那枚九转紫金丹给吃了。

至于妖王玄牝珠,与九转紫金丹有什么类似的地方?

约定俗成,八境以上的妖修方可称妖王,也就是说它们在修行中都已经历了脱胎换骨的考验,不必服用九转紫金丹,也能片凭自己的本事脱胎换骨。

这样的大妖很罕见,但自古以来累计也有不少。高人能做到的事情,可比一枚丹药强多了,就算是九转紫金丹,那也是人炼制的。

妖王玄牝珠当然没有九转紫金丹那些功效,并不能助他人脱胎换骨,但有其他很多功效,华真行其实都已经了解。

妖王玄牝珠还有一个用处,是谁都没想到的,方才墨大爷告诉了华真行,就是放在碧空洗大阵种当九转紫金丹用。

更确切地说,在大阵中假如使用九转紫金丹,太高配了,而且也不现实,用妖王玄牝珠替代,则是一个成本更合理的低配方案。

就像用黄金可以做勺子,但注定难以推广民用,而不锈钢同样可以做勺子,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
至于柯夫子的感慨,是认为妖王玄牝珠本就是不应该出现在世上的东西,与九转紫金丹的性质完全不同。

没有哪位妖修愿意主动祭出并留下玄牝珠,都是逼不得已加机缘巧合。好不容易修炼到八境,已有脱胎换骨大神通。假如因贪其物用便取其玄牝珠,完全是不义之举。

炼制九转紫金丹以谋求其功效,柯夫子是没意见的。但是为了妖王玄牝珠的功效,就去谋求此物,柯夫子认为不应该有这种想法,这也是他老人家对华真行的告诫。

可是问题又绕回来了,华真行如今得到了九十九枚妖王玄牝珠,难道因此就故意不去用它,白白放在手中浪费吗?

须知千年前的妖王可不是他斩杀的,炼妖葫和镇妖塔也不是他打造的。而且东华与正一千年前镇压那些妖王,并非是要逼它们留下玄牝珠,而是因它们祸乱世间。

三个老头,尤其是墨尚同与柯孟朝之间,刚才辩的就是这个意思。假如华真行没把他们的谈话打断,接下来肯定会聊更多,很多话还没说完呢。

墨尚同直接告诉华真行,这些玄牝珠恰好可以用在什么地方,仿佛是天大的机缘,搞得华真行一副发财了的样子,柯孟朝对此很有些不满。

好死不死,华真行又问起了妖王玄牝珠和九转紫金丹谁更珍贵。柯夫子找到机会当然杠上了,杠着杠着,还差点又揍了华真行。

华真行方才看得清楚,三个老头虽然都亮出了吓人的神器,但这回带头者是柯夫子。他老人家是第一个把戒尺掏出来的,另外两个老头只是为了跟风不示弱。

柯夫子表面上是在杠墨大爷,实际上是在告诫华真行,千万不能因为妖王玄牝珠的珍贵,就动了刻意去搜集、寻求此物的心思。

这种东西,留世已是无奈,只能因机缘而得,切不可因其功效而主动去寻。总不能为了妖王玄牝珠,去无端斩杀与镇压妖王吧?

至于有妖王作乱,将其斩杀后因机缘得到了玄牝珠,倒也未尝不可。但这种事情绝不能期待,难道还要期望有妖王作乱吗?那是好事吗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