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话一出,顿时就有两道眼神不约而同的落在他的脸上。

只是一人冷冽,一人却带着嘲讽。

谢蓁换了一个坐姿,懒洋洋的坐着。

“东方先生,你是在说笑话吗?”

“这……”东方镜神色敛去。

谢蓁差点笑出了声音,南宫胤担心她的身体?怕是在时时刻刻的找她的破绽,监视她。

这话是拿去骗三岁孩子的吧?

“咳咳。”他不自然的咳嗽一声,“王妃,你真的没有感受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吗?”

“当然没有不舒服的。”她直接就否认了。

只有这样才不会被把脉。

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大夫这么严肃,那毒她不是已经解了吗?撑下去了。

难道说,体内还有毒素吗?

不应该吧。

闻言,东方镜和南宫胤纷纷看向彼此。

黑色面具下,南宫胤的脸看不到表情,他的手指一点点的收紧。

他眼中满是惊讶。

怎么可能?

皇后给他喝的汤药里,放了‘美人面’,这味毒药没有解药,也不会立刻致死,除非是服用很多次,才会导致五脏六腑疼痛腐烂。

美人面也就是所谓的慢性毒药,无解。

这药毒性很大,哪怕只是服用一次,也会引起身体的负面反应。

谢蓁那天喝过一次,不应该就这么痊愈了,怎么就没有后遗症了?

他让东方镜来把脉,关注的就是这一点。

如果她的脉象正常,那他就真的相信她的医术了。

东方镜问出了南宫胤心里想问的话,“王妃,您近日来就没有一些不舒服的么?例如食欲不正,恶心,咳血,或者……心口疼痛什么的。”

美人面,之所以名字叫做美人面,是因为毒药累积到了一点的程度,那人就会开始吐血,一开始只是轻微的症状。

后面吐血的次数会越来越多,然后吐的血也会更多。

死于美人面的人,吐出来的血都可以把脸庞染红。

被鲜血染红的尸体,像不像美人出嫁穿的嫁衣呢?

便有了这样一个极为好听的名字,‘美人面’。

谢蓁摇头,“我并没有。”

她的身体有没有毛病,她不知道吗?

南宫胤冷道:“给她把脉。”

“是。”东方镜求之不得。

他也是医者,行医就是他一生的使命,他遇到了强劲的对手,自然也想学习。

谢蓁抗拒,“我不。”

“我的身体有没有毛病,我比你们都清楚。”

她赶紧捂住自己的手腕,就是不肯让把脉。

东方镜一脸为难。

“不。”南宫胤说,“你错了。”

“你没听过一句话么?医者不自医。”

狗屁!

他们为什么非要这么执着的给她把脉?是想探究出些什么?

谢蓁的反抗是没用的,南宫胤伸手就点住了她的穴道。

她的身体顿时就发麻,动弹不得。

“南宫胤,你……”

她想骂人。

万一弱点被看出来了怎么办?

东方镜十指一动,一根银色的丝线横空飞出,轻轻的缠绕到了谢蓁的手腕上。

谢蓁震惊。

这就是传说的,悬丝诊脉?

东方镜的医术高超,很快就收回了丝线。

他和南宫胤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“你把出什么了?”谢蓁担心死了,生怕他们看出什么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