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然,作为一个大夫,吃饭是必须的。”

“我只拿我应得的一部分,好的药方可以利民,让病人的疾病减轻,让他们重获新生的希望,我为什么舍不得把药方告诉你们?”

“药方存在的价值是为了救人,如果每个大夫都藏着自己的私心,不愿意把药方拿出来治病救人,只知道敛财,那这药方就失去了价值。”

这一席话,让南宫胤大大的改变了对谢蓁的看法。

他的眸光复杂了许多。

没想到,说出这番话的人不是德高望重的大夫,而是一个小女子。

毫无疑虑的,谢蓁身为医者,她是小女人,但她的心性和格局已经超越了大周朝大部分的大夫,让他们汗颜。

谢蓁认为,有良方可以治病救人,那么拿出去也不是不可。

她不知道吗?药方或许是一个大夫毕生所得的方子,她居然就这么拿出去了?

她是太单纯了,还是太蠢了?

在她看来,利用药方获利是一部分,但更多的是为了解除百姓之苦。

所以对于那么宝贵的药方,她潇洒的拿出来。

他看得出来她不是贪慕荣华富贵的人,如果她真的是那种人,她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拿出药方。

这一刻,他真的觉得看不懂她了。

但他很清楚的明白,如果大周朝的大夫都像她一样……

很可惜。

人人不是谢蓁,人人都有私心。

有些人为利,有些人为名。

但他们没有资格指责别人做得不对,出自于他们手中的药方,他们愿意给出来治病救人,那是他们医者仁心。

如果不愿意,外人又能如何?那是别人毕生的医学成果。

谁也不能轻易剥夺。

偏偏这么重要的东西,谢蓁不是很在乎。

这一刻他觉得,哪怕是谢蓁救不了他,解不了他的蛊。

他也不希望大周朝损失这么通透豁达,坦荡磊落的大夫。

见她没有了异议,南宫胤突然道:“你是不是带走了我的一样东西?”

谢蓁眼睛一眨,“什么东西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她今天出来得急,没带走那玉扳指。

想来也是他的,除了他还会有谁?

现在她才不会给他,留在手上,就相当于留个把柄。

“你真的不知?”他眯着眼睛。

“真的不知道啊。”她一脸的无辜。

南宫胤内心冷笑,还装?

她带着他的玉扳指,又想做什么妖?

不等他说话,房间里突然响起了“咕咕咕”声。

“你——”

南宫胤听到了这肚子叫的声音,眉头一皱。

谢蓁羞恼不已,赶忙捂住自己的肚子。

“你听错了。”

她能不能再丢人一点?肚子都叫到这里来了。

不过,是真的好饿啊。

“怎么?你肚子饿了?”他抿唇,“你没吃饭?”

谢蓁实在是饿得慌了,她也不装了,伸手就拿一块糕点往嘴里塞。

“没吃饭,饿死了。”

“你要是觉得我们的合作达成了,你给我送点饭吃?”她可怜兮兮的道。

南宫胤:“你不是王府的王妃么?怎么没饭吃?”

“你别说了。”

“做王妃太惨了,连饭都吃不饱了。”她耸肩,“我要是吃得饱饭,我就不会来这里了。”

“为了一个女人,南宫胤连饭都不让我吃饱。”

她的语气充满了浓重的怨念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