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是是丑了一点。

不,不是丑了一点,是丑得她爹妈都不认识了。

素心差点笑死。

谢蓁是不会用毛笔的,那字丑得惊人。

她也很无奈啊,看来要在古代行医,那她不是还得把字练好?

字迹歪七扭八的药方到了燕一的手里。

这张药方燕一看完之后,嘴角都抽了几抽。

最后,他收起药方,恭敬的呈到了济世堂楼上的里间里。

窗边。

男人没有戴面具,一身黑色的暗纹长袍,那张凌厉俊美的脸庞带着浑然天成的冷意和贵气。

他的气质本是阴沉而肃杀的,偏偏眼尾一颗朱砂痣,柔和了他刚毅的气息,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风华无双。

他斜靠着软榻,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一本书翻着。

谢蓁写的药方,就在他的眼前。

他淡淡的看了一眼,眼神凝住。

“主子,这是王妃写出来的药方。”燕一道。

燕一一身暗绿的劲装,头发也只用一根发带束起来,清秀的五官也掩饰不住一身的冰冷气息。

这是暗杀者才有的气息。

没错,这个人便是南宫胤,南宫胤因为身中蛊虫,所以他联合东方镜开了一家济世堂,济世堂的药铺遍布整个大周朝,为他网罗世间的大夫。

他也是济世堂幕后的操纵者。

从谢蓁踏入济世堂的这一刻起,他就得知了谢蓁的消息。

他没让人轰她出去,是想看看她又要做什么。

毫不意外的,他面前这张药方给了他惊喜。

是的,是惊喜,再一次的惊喜。

寒王府王妃和世子的风疾,无人能治,就算有缓解,最终也还是逃不过一个中风瘫痪。

寒王妃已经半身不遂了,寒王府唯一的后代,南宫薄自然也会这个结局。

东方镜说了,南宫薄的病比王妃还要更急更猛烈一些。

这个女人的医术有多好他不予置评,但她这张药方,有几味药的确是对得上的。

至于剩下的那些药,他还看不出来。

毕竟他也不是大夫,这张药方要给东方镜看。

但也足够证明她的实力了,东方镜医术那么高明的人,她也能猜对几味药,她应当是会医术的。

她要拿药方和济世堂做什么生意?

他现在不好奇她为什么会医术,更好奇她是冲什么来的。

“王爷?”燕一忍不住出声。

南宫胤随手合上书册,接过了笔墨未干的药方。

他眉头蹙着,“让她上来。”

“什么?”燕一愕然。

“你没听懂?”

“王爷,您不是说她见过您吗?要是上来,只怕……”燕一犹豫。

南宫胤的目光停留在药方上,不知道是在看字,还是在看药方。

“让她上来。”

他又重复了一次,声音冰冰冷冷的。

燕一不再多话,“属下这就去请王妃。”

燕一自然也不会亲自出面,他让小厮去请谢蓁。

谢蓁这边心里还很忐忑,她心想,万一这里的人看不懂药方呢?那她不是白来了?

不行,他们要是看不懂药方,那她去哪里找药制这些现代的西药?

但也并不是所有的药都能从植物或者矿物质里提炼出来,有些西药在古代却是提炼不出来的。

不管怎么说,大多数的西药应该是可以的。

就算不能的,应该也能找到其他的中药替换。

所以她必须和他们达成合作,后面才有一条路走。

这世子爷的病,兴许就是她的一个突破口。

济世堂可是京城最大的药房啊,而且还是全国连锁啊!

这逼格,搁现代也不得了。

她怎么能错过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