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好玉扳指的谢蓁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了,她秉承着傻子的风范,缩到了马车最里面的角落里。

那模样,像极了躲避瘟神。

她在内心拼命的祈祷,南宫胤千万不要怀疑她。

可不要影响她跑路的计划啊。

哎,说来说去都怪昨晚那个神秘男人,他受伤,凭什么她脑子里的芯片要强迫她救人?

要不是那个男人,会耽搁她跑路吗?

马车里太小了,南宫胤的气场太强大,她连多呼吸一口空气都不敢。

她在前所未有的煎熬里,终于到了皇宫。

皇宫的威严壮丽自是不必说的,处处都透着皇家的贵气。

入宫了,她就只能紧跟着南宫胤。

引路的太监带他们穿过皇宫前去皇后的椒房殿。

南宫胤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步子跨得很快,远远的谢蓁就被甩在了后面。

谢蓁咬牙,这男人有必要吗?她现在可是一个傻子,他若是丢下她一个人,指不定在皇宫里她会怎么死!

谢蓁现在只能小跑着跟上去。

“王爷,皇后娘娘震怒,您还是……”太监在南宫胤的身侧小心的说。

“嘭——”

谢蓁一门心思追上南宫胤,哪曾想到南宫胤突然停下脚步。

她的脸就那么华丽丽的撞上了南宫胤的后背!

南宫胤的身子都被她撞得一个趔趄。

“嘶……”她捂住被撞红的鼻子,痛得差点跳起来。

这人的后背是铁做的吗?怎么那么疼啊!

不过。

她就是撞了他一下,他怎么还站不稳了?难道他受伤了?

想到此,她不禁多看了他两眼。

“大胆!”太监顿时对谢蓁横眉冷对的。

“竟敢冲撞王爷!”

南宫胤咳嗽一声,冷声道:“够了,去椒房殿。”

他回过身,眼神淡淡的扫过谢蓁的脸。

这女人难道发现什么了?

不可能。

谢蓁哭唧唧的拉他衣袖撒娇,“大哥哥,好疼。”

“闭嘴。”南宫胤呵斥。

谢蓁:我只是想演好我傻子的形象呀。

“松手。”他又道。

谢蓁:“姐姐说我们成婚了,就是夫妻了。”

“夫妻走到哪里,都是要手挽手的!”

开玩笑,想甩了他?她有那么蠢吗?

南宫胤忍住强烈想要把这女人拍死的冲动,她是装傻装上瘾了?

“本王再说一次,不想死就放手。”

他威胁道。

谢蓁心道,松开了你,我才是要死了嘞。

南宫胤清冷的眸子一闪,他反手扣住她的手腕,用力一拉。

她就扑在他的怀里。

谢蓁愕然。

南宫胤审视着她,薄唇扯开,一个字一个字地说:“谢蓁。”

“很有意思么?”

谢蓁大脑轰隆一声,空白一片,她的手腕被男人的大手桎梏住,那么的疼。

很有意思?

这什么意思?

她的大脑都不能够再运作了。

不会吧?

她的点那么背?

她嘴唇哆嗦,眼神都不知道往哪里放。

他看出来了?

诡异的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,谢蓁保持沉默,连傻笑都摆不出来了。

紧接着。

南宫胤再一次开口说话,彻底把她的一丝侥幸浇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