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对。

被鬼王碰过的女人,活不过三个月就要死。

这不还是一个死的结局吗?

谢蓁怎么都是要死的。

许皇后却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,目光冷寒,“你要违抗本宫的懿旨?”

南宫胤无视许皇后的怒意,依旧道:“不敢。”

“只是儿臣觉得,谢蓁已经是本王的人了。”

“就算是个傻子。”

“生是本王的人,死也是本王的鬼。”

这最后一句话,是南宫胤说给躲在他身侧的谢蓁听的。

他嘴上说着不敢,实际上话里的意思却是在挑衅许皇后。

这母子之间的关系,令人惊奇。

谢蓁死死的咬着嘴唇,心颤抖不已。

这男人就这么小气吗?他以为她听不出来吗?

他在警告她。

借许皇后的手来打压她,让她明白自己的处境和身份。

而且,似乎还有另外一层意思,那就是她变成鬼,他也不会放过?

有必要吗?

什么深仇大恨啊!至于吗?

她欲哭无泪,现在傻子也不好当。

不过,唯一值得庆幸的,是不管皇后的态度是什么样的。

至少南宫胤要保她。

她的小命是不是暂时安全了?

“好。”许皇后凤眸眯起,“既然你执意要这个傻子做你的王妃,那本宫就应允你。”

“你们若是两情相悦,本宫也做不出棒打鸳鸯那样的事。”

许皇后停顿了一下,眼角绽放出冷意。

听到这里,一直提心吊胆的谢蓁总算是放心了。

就这么放过他们了?

就这么结束了?

谢无双一脸的不可置信,连装哭都忘记了。

谢蓁这贱人怎么能又逃过一劫了?

老天爷都在帮谢蓁吗?

许皇后道:“好了,事已至此便将错就错吧。”

“胤儿你身体不好,还跪着做什么?快起来吧。”

“儿臣多谢母后。”

南宫胤声音冷淡,径直起身。

“听管家说,你的旧疾又复发了,本宫看着你很是心疼。”

刚才还对南宫胤一脸冷淡的许皇后又热切的吩咐身边的大宫女,“王爷好不容易入宫一次,你去把本宫让人熬好的补药端过来,给王爷补补身体。”

谢蓁腿软,一时间起不来,她看着许皇后变脸这么快,思维都快跟不上了。

而且,许皇后没叫她起来,她不敢起。

她可没南宫胤那个待遇。

不过皇后很奇怪。

刚才还问罪亲儿子,现在居然又送补药了?

怎么这么奇怪?

“母后……那这个傻子……”南宫闵突然出声。

许皇后眼神扫射过去,不怒自威,“太子你愈发的不成体统了。”

“你是没听到本宫说的话么?将错就错,而且谢蓁是你皇兄的王妃,那便是你的皇嫂。”

“不可无礼。”

南宫闵那张脸,脸色冰冷得发青。

他堂堂太子,要叫一个傻子做皇嫂?

这个丑八怪,凭什么?

“你和谢无双的婚事,本宫也允了,指给你为侧妃,如何?”

皇后又安抚了南宫闵。

“儿臣!儿臣……”南宫闵一时间都激动得说不出话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