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怎么可能呢?

他派人去接回谢蓁的时候,这个人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。

怎么就……会了医术?

“将军,那位神医在哪里?”大夫说,“兴许老夫人的旧疾只有那位神医能够根治。”

这又是一个重磅炸弹,炸得谢将军魂飞魄散。

根治?

“不瞒大夫您说……”谢将军咽下了心里的震惊,便准备说话。

谢蓁从人群里走出来,一身青衣,冷冷淡淡。

“是我。”

“大夫,在您来之前为祖母诊治的人是我。”

这一下轮到那白胡子大夫吃惊了,他瞳孔一缩。

“竟然是你?”

“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娃娃?”

这太不可思议了,这么年幼,怎么会有这么出神入化的医术?

“的确是我。”谢蓁重复。

大夫忍不住道:“女娃娃,不知道你的医术是跟谁学习的?”

谢蓁愣了一下。

这大夫倒是给她找了一个好借口,给了她新思路。

她会医治老夫人全靠脑子里的芯片出药,这完全就是百度百科啊。

她本来是傻子,突然变得什么都会,这本身就很引人怀疑了,更别说她还会了一手神奇的医术。

她故意卖关子,“大夫,不是我不想说,而是我师父不许我在外说出他的名字。”

“否则,就会将我逐出师门。”

“我不能说。”

谢蓁给自己想了一个师父,她要是有一个医术高超的师父,那么她的傻病痊愈,又会医术,这一切就不难解释了,很容易就可以解释得通。

这样,也就避免了这些人的怀疑。

她能够救人,就不必再藏着掖着了,大大方方的救人。

这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办法。

“那真的是太可惜了。”大夫遗憾地摇头。

谢蓁微笑不语。

南宫胤的眼神向她看来,他眼神复杂。

师父?

这个女人怕不是胡诌的吧?

燕一都把她过去的事情调查得清清楚楚了,怎么会不知道她有一个师父?

她根本就没师父,又是在胡诌!

谢蓁感受到南宫胤的注视,回以他一个僵硬的笑容。

看什么?

她总觉得,这男人把她看得透透的。

但她不信他已经知道她的来历了,穿越这种事情,谁会信?

大夫没有给老夫人开药,只是对谢将军说:“既然王妃医术超群,老朽也不便在王妃面前班门弄斧。”

“将军日后都可以直接请王妃看诊。”

大夫说完,就带着药童离开。

谢将军拦都没拦住,即便是大夫都肯定了谢蓁的医术,谢将军心里还是发虚啊。

这一次说不定谢蓁是误打误撞呢?

她连师父的名字都不敢说,谁知道她的医术有几分?

大夫走了,老夫人也脱离了生命危险,院子里的人都散去了。

最后只剩下了谢蓁南宫胤,以及谢将军。

谢将军冷冷地看着谢蓁,道:“你也听到大夫说的话了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谢蓁一脸淡然。

这人对自己的女儿太冷淡了,不过她也不稀罕!

谢将军像命令下人那样吩咐她,“你祖母的身体不好,既然大夫说了你可以医治。”

“这段时间你每天来给你祖母看病。”

“不过你给我听清楚了,要是你祖母有任何的不测,这笔帐我都会算到你的头上。”

“听到没有?”

谢蓁的脾气上来了,摆出了王妃的架子。

她缓缓地道:“谢将军,你这是和本王妃说话的语气吗?”

“你忘记了君臣之道吗?本王妃是君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命令本王妃如何做事了?”

老夫人是个通透的人,很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