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无双今天也是盛装而来,不过她是属于小白莲那种类型,适合穿冷淡的素色,最能衬托她的楚楚可怜。

奈何今天是太后的寿宴,她不能穿白色,只能穿艳丽一点的颜色。

相反,她最不适合艳丽的颜色,她的五官略微有些寡淡,衬不起这么大气庄重的颜色,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的。

谢蓁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知道会在宫里遇见他们。

她也不惊讶,只是抬了一下眼皮。

“你有事?”

谢无双眉头一皱,并没有急着发怒。

“无双姐姐,这就是谢家真正的小姐么?”彼时,一道轻柔的女声响起。

“无双姐姐,她和你可真的不一样,看起来她就是一个乡野村妇。”

“本公主一想到她居然也是皇家的人,本公主就恶心得慌。”

“那个丑八怪的王妃,根本就上不得台面。”

说她乡野村妇?上不得台面?

谢蓁一听到这话,看过去,就看到了一位身穿粉色宫装的少女,她皮肤白皙,五官小巧而精致,眉目间带着一股傲气,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主。

谢无双轻轻摇头,“十一公主,您万万不要这样说。”

“蓁蓁的确就是谢家真正的千金,她不是什么乡野村妇。”

“蓁蓁,公主不是故意这样说的,你不要介意好吗?”

“你答应姐姐,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?不管你做了多少伤害姐姐的事情,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妹妹。”

“一切都过去了,我们就让他过去好吗?”

谢无双走到谢蓁面前,如果不是谢蓁反应极快,只怕要拉着谢蓁情深意切的诉说一番了。

“如果没别的事,我还要去向太后请安。”

“今天就不陪着你演戏了。”

谢蓁转身便要走。

这个女人,说话这么口无遮拦,原来是公主。

她是倒什么霉了?才走了一个十皇子,就来了一个十一公主?

这些人怎么就这么看不惯南宫胤呢?

“蓁蓁,你生气了对不对?”谢无双连忙跑过去,伸手要拦她。

“你放手。”谢蓁皱眉。

谢无双不肯罢休,“是姐姐不好,你不要生气好不好?姐姐知道你忙着请安,但娘也来宫里了,你是不是也要去见一下娘呢?”

“娘辛辛苦苦的生你一场,你不能一直记恨着她,不管她做了什么,都是你娘亲。”

“姐姐相信你不是那种人,你一定不会因为成为了王妃,就不屑家里的人了,对不对?你等会要去见见她么?”

谢无双把自己演成了可怜无辜受罪的小孤女,谢蓁则成了装傻嫁皇家的心机女,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认。

谢蓁真是佩服谢无双颠倒黑白的本事。

十一公主听这话,愕然的瞪大眼睛,“无双姐姐,这个女人居然这么恶心。”

“她这样的女人嫁到了皇家都是对我们皇家的羞辱,和那个丑八怪一样。”

十一公主自持身份高贵,自然看不惯谢蓁这些阴谋诡计。

她对谢蓁更是厌恶,“幸好,是这样恶心的女人嫁给了那个人,而不是无双姐姐你。”

“我才不会让你这样的人,玷污了皇祖母的宫殿。”

十一公主已经相信了谢无双的说辞,谢蓁就是耍心机嫁给南宫胤,所以不认父母。

在这里,不孝可是大事。

她说完就还要继续说好话的谢无双离开。

“公主,您听我解释,蓁蓁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谢无双说:“她只是一时间鬼迷心窍了而已。”

“你不必再替她说好话了。”

十一公主冷冷地道。

谢无双半推半拒的被十一公主拖走,谢蓁站在回廊里,冷冷的望过去。

她的视线和谢无双的目光在空中汇聚。

谢无双挑衅勾唇。

谢蓁捏紧手指。

这十一公主居然是个这么笨的人,怪不得被谢无双拿来当枪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