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天后。

七王府。

一身黑衣的男人放肆不羁的坐在假山之上,他长腿摇晃着,脸上依旧戴着一张恐怖的黑色面具,整张脸都遮住了。

即便是看不到他的脸,他周身的气场却很强大,那双漆黑如暗夜的眼睛里,带着浓浓的玩味和杀气。

“王爷,将军府的花轿已经上门了!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一切果然如您所料。”侍卫难以启齿。

“来的是傻子?”南宫胤倒是气定神闲的。

仿佛丝毫不在意,将军府如此落自己的面子。

侍卫结巴了,迎上南宫胤危险的眼神,吞吞吐吐地:“是,王爷您英明神武!猜对了,送上花轿的不是谢无双,而是……傻子,谢蓁。”

侍卫突然瑟瑟发抖。

因为他发现,南宫胤周身的气压很低,冰冷可怕。

南宫胤眯起眼睛,似笑非笑:“那又如何呢?”

“那又如何?”侍卫说,“和您有婚约的是谢无双,太子联合将军府把傻子塞过来……这不是在挑战您的底线吗?”

太子这么做,不就是仗着宫里的宠爱吗?

“王爷,您既然早已经猜到了一切,为什么不阻止呢……”

娶谢无双回来是为了报复,塞给他一个傻子算怎么一回事?

南宫胤从假山上一跃而起,负手而立。

“本王为什么要阻止?”

“就看他们狗咬狗,不是也挺好玩的?”

他反问了回去。

清风愣住了,“狗咬狗?”

南宫胤眸色很冷,嗓音无情如刀锋。

“你不觉得,傻子谢蓁也很好玩么?”

他愉悦地笑出了声音,眼睛里却没有一点笑意,深幽如同古井。

“谢蓁很有趣。”

他刻意压低了声音,很有趣那三个字,也充满了冷意。

清风惊呆了,“一个傻子哪里好玩了?”

南宫胤他轻佻的吹了一个口哨。

“傻子?”

“你倒是提醒本王了,走了,该去拜堂了。”

清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王爷是被气疯了吗?

太子和将军如此欺负人,他居然真的要心甘情愿的娶一个傻子?

南宫胤慢悠悠地往大厅的方向走去。

他现在就去会会这个傻子。

很好!

这个傻子,给他的惊喜倒是比谢无双更多。

比起谢无双嫁进来,让他的好弟弟不痛快。

他现在倒是觉得,这傻子更好玩。

毕竟,此傻非彼傻!

谢蓁装傻让他做刀,他南宫胤这把刀虽然快,却不是那么好用的。

他会让谢蓁这个女人付出代价的。

七王府的大门口。

如果不是一顶花轿在这里,谁都不会想到今天是鬼王娶王妃的日子。

巍峨壮丽的王府门口,就只停放着一顶花轿。

花轿里的谢蓁被五花大绑,气到要抓狂了。

她那天被打晕,一觉醒来,就到了花轿里了?

谢无双,南宫闵!

我和你们没完!

不对,不仅是那一对渣男贱女,还有谢家的人!

原身的父母对她真的太冷漠了,竟然真的把她送来了鬼王府。

现在她也没办法了,既然都被送到鬼王的大门口了,她还能怎么样?

南宫闵和南宫胤不和,所以拿她来羞辱他。

等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