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正要说话。

南宫胤已经翻到窗外,衣袂飘飘,整个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
他在雨里,隔着窗和她对望。

他身后是漆黑暗沉的天幕,雨水碾过他的发丝,浸润了他的面具。

“三天之后,我会再来找你。”

算算日子,三天之后,他的蛊便是真正的开始发作了。

那才是他痛不欲生的日子。

说完这句话,南宫胤就闪身,身影快速的融入了黑夜里,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。

谢蓁目送他离开,等到都看不到人影了。

她才恍惚的回神。

她低头,看着手掌心的瓷瓶。

这个男人亦敌亦友,到底是谁?为什么每一次见到他,她都会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。

她真的觉得他很像是南宫胤。

但南宫胤没必要戏弄她,而且,他已经去了边关了。

三天之后?

好。

到那时候她就看看,他有没有易容。

她实在太好奇这个人的身份了。

……

南宫胤从椒房殿里回到济世堂,已经是深夜。

雨依旧一直在下,他身影如同闪电一般穿过漫天的雨幕,雨水落在他的身上,如同一场漫天流星。

他毫无声息的回到了济世堂里。

因为住在药铺阁楼上,就连空气里都弥漫着草药的气息。

他取下被雨打湿的面具,丢在一边。

有暗卫进来,恭敬的跪在地上。

“主上。”

“燕一那边怎么样了?”他的声音沙哑。

“已经遇到了三波刺客了。”

“哦?”南宫胤挑眉,他坐在椅子上,转动着手腕的护腕。

“分别是谁?”

“一波是王爷您以前得罪的那些人,还有一波是左丞相买通的江湖杀手。”

“嗯,本王早就料到了。”他神色很淡然,“还有一波呢?”

底下跪着的那死士犹豫了一会。

“燕三,说是谁?”南宫胤再次问道。

燕三低下头,不敢看他的目光,声音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震惊而轻颤。

“是本王的好外祖父?”他似乎料到了。

燕三摇头,嘴唇好几次张合,才吐出一个字。

“不是。”

“是……许皇后亲自派出来的死士。”

燕三的嗓音落下,高高坐在上方的那人浑身的气息骤然一冷。

燕三感受到了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磅礴的怒意,好似要把天地都劈开。

威压袭来,燕三忍不住低头:“主上,您息怒。”

南宫胤突然就轻笑了一下,眼中的风雨动荡在一瞬归于沉寂。

他刚才的怒火和悲愤,像是不复存在,好似只是燕三的错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