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谢蓁此时醒着,一定会被吓得不轻。

眼前站在她身边的人,可不就是那个昨天离开京城的南宫胤吗?

只不过,他还是用的济世堂幕后老板的身份。

宫里的人都见过他本来的面容,他今天也罕见的戴了面具。

只是面具不是鬼面,而是一张银白色的面具。

他并没有离开京城,离开京城的是他的手下,燕一。

燕一易容成他的模样,前往边关。

他之前本是不赞成的,但,最后还是决定让燕一易容成他前去。

他继续留在京城。

他不能在蛊毒发作的时候离开冷泉,而且,谢蓁这个女人太没出息了。

她要是一个人留在京城那么久,会被许家算计死。

他就且留下来。

只是他留下来的风险比离开的风险更大,一旦让人发现他没有离开京城,那他犯的可就是欺君之罪。

且不说这个,如果许家知道了,只会对他赶尽杀绝。

反正,世人都知七王爷去了边关,那么留在京城里的一定就是一个假的。

他留在京城已是风险重重,他还潜入了皇宫,甚至……

此时。

烛台已经快要燃尽,微弱的烛火在空气里摇晃,于墙壁上划过好看的暗影。

南宫胤觉得她太没用了,忍不住伸手,敲了一下她的后脑勺。

“哎哟……”

睡梦中的谢蓁感到了疼痛,轻声**一声。

她捂着被敲的脑袋,迷迷糊糊的抬起头,正想看看是谁打她。

视线扫过椅子上坐着的那一人。

她被吓了一大跳。

“你倒是睡得香。”那人坐姿慵懒,一点都不客气的给自己倒茶。

旋即,他一饮而尽。

他喝完了茶水,白皙修长的手指把玩着茶杯,在手里不停的打转。

同时,他还望着一脸震动的谢蓁,勾唇,鬼魅一笑。

“又是你?”谢蓁惊呼不已。

他是不是阴魂不散?这人到底有什么通天的本领,去王府也就算了,连椒房殿啊!这可是皇宫啊,他怎么也能这么轻易的进来呢?

谢蓁真的挺好奇,他到底是谁。

难不成,他就是许皇后找的杀手?要来杀南宫胤的?

否则,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出入椒房殿呢?

谢蓁觉得这个可能也不是没有。

“我出现在这里,你见到我,你不开心么?”那人笑意更深。

谢蓁打了一个哆嗦,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你连宫里都能来?”

“你可不要乱说,我见到你,我一点都不开心。”

别说得他们好像有什么关系似的!

南宫胤嘲弄道:“我是谁?你若有本事,就自己查出来。”

谢蓁捶胸顿足。

这个人,就是知道她没有势力,查不出来。

奚落她!

“好,你不肯说便罢了。”谢蓁镇定下来,“你来这里,又想做什么?”

南宫胤戏弄她,“你猜。”

谢蓁都想把桌子上的茶杯砸过去了,可她还是忍住了,南宫胤都打不过这个神秘人。

她丢茶杯,那顶多是送人头去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