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蓁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,她说:“许韶光把你怎么了?”

“你好像很不愿意……提起她?”

他和许韶光的关系很怪。

可他又憋着不说。

谢蓁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,她都想把他灌醉,好好套一套他的话了。

南宫胤继续走着,衣角被密林里的藤蔓刮住,他也未曾停留。

“你不要以为你很懂本王的心。”

南宫胤的声音和着空气一样,染上了一丝冷意,“不该问的你最好不要问。”

“你太小气了!”谢蓁哼了一声。

这什么人?

不过,她才管不了那么多,许韶光愿意开放药材市场,不再一家独大,已经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。

有了这一味药材,济世堂制出缓解风疾的药是迟早的事情。

其实,这么努力的救南宫薄,倒也不是真的要为了他的承诺,一些其他的好处。

她只是知道自己的职责,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。

不管在哪个时代,她都要做自己。

至于文帝的警告,她已经是豁出去了,毕竟身为一个医生,是不可能看着一个病人死去的。

而且,还是她有可能救人的时候。

南宫胤不说话了,诡异的安静再次袭来。

话题就此陷入了僵局。

谢蓁也不想理他了,无精打采的趴在他的背上,闭着眼睛休息。

南宫胤这个狗男人,翻脸比翻书还快啊。

他不说就不说,至于那么凶吗?又不是她的错!

身上的人沉默下来,虽然刻意和他拉开了距离,但她鼻尖温热的呼吸依旧挥洒到他的背上。

他的身影一僵。

似乎,他刚才的情绪太过于激动了,这和谢蓁并没有关系。

他不该迁怒于她的,至少,看在她孤身来找他的份上,他都不能把不好的情绪发泄在她身上。

诚然。

这是他和许韶光的事情,谢蓁什么都不知道,倒是平白无故的受气了。

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“谢蓁。”

她在黑暗里睁开了眼睛,但是没回应他。

“我知道你在听。”他又道。

谢蓁还是不说话,嘴唇也抿得死死的。

他道:“看来你是真的睡着了。”

“既然你睡着了,本王就是把你丢在树林里喂狼你也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“那行——”

南宫胤故意说给她听。

谢蓁完全绷不住,气呼呼地说:“你敢把我丢在这!”

“我就和你没完。”

他无声地笑了,“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和我没完?”

“我……”谢蓁咬牙。

这男人太气人了,惹人生气的是他,他还敢丢下她了?

这太不要脸了。

南宫胤道:“山路这么滑,本王纡尊降贵背你回去,你就是这个态度对本王?”

“不然你希望我什么态度对你?”谢蓁反问。

“说会话吧。”他道。

谢蓁吐槽回去,“不是你让我闭嘴的吗?你是不是失忆了?”

“你在生气?”他敏锐的觉察到了。

谢蓁:“我没有生气。”

“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。”他堵了回去。

谢蓁无可奈何。

南宫胤主动提到了许韶光,“你用不着打听本王和她是什么关系,以前没什么关系,现在也没有,以后更不会有。”

“让你离她远一点,是为了你好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