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蓁全身一抖。

她不敢乱动,呆滞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。

在她的注视之下,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眸,他仿佛是在做梦,还没有清醒。

所以他的目光是那么的浓郁。

他在恍然之间看到了怀中人美丽英气的脸庞,和那双星星一眼的眼睛。

他的心,无端的就沉静了下去。

在谢蓁不可思议的目光里,他的臂膀用力的一压。

她被迫贴向他,眼睛里是他放大的绝美容颜。

最后。

他毫无血色的薄唇轻轻的,吻上她的额头。

谢蓁脑子猛地炸开了!

“不要背叛我——”

说完这句话,他的眼睛又骤然闭上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而谢蓁傻了。

不要背叛他?

南宫胤在半梦半醒的时候说出这话,完全是因为他忘记了自己现在是阿弃,而不是南宫胤。

他是以南宫胤的身份说出这话的。

潜意识的,他竟惧怕别人的背叛。

尤其是……那个人如果还是谢蓁。

“你什么意思啊!”谢蓁憋了半天,最后恼怒不已。

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那里的温度是正常的。

可她的心,怎么动得那么厉害?

谢蓁试图再次推开他,从他身上爬起来,但她高估了自己的力量。

哪怕他受伤了,她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她挣不开他,最后也累了,索性就靠在他的身上,沉沉的睡过去。

她就把他当作人肉垫子算了!想开点!

这一觉,她睡得很沉,呼吸声和他的紧密的纠缠在一起。

因为睡得很沉了,她的手也在不知不觉中,习惯性的抱住了他的脖子。

窗外滂沱而下的暴雨也驱不散房内的温暖。

等她再次醒来,不仅雨停了,还是第二天的中午了。

阳光洒遍了皇宫,空气是那么的清新,还带着一丝泥土的清香味。

谢蓁终于睡醒了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。

房间里空无一人。

她是躺在床榻上的。

她记得……自己昨晚是在地上睡的。

谢蓁也不想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,总之,送走那一尊大佛,她可以清净一点了。

宫女看她醒来了,端来了汤药和饭菜。

“王妃娘娘,今天不必害怕喝药,太后娘娘命奴婢们准备了粽子糖。”

“粽子糖?”谢蓁惊讶。

她记得上一次在王府里,南宫胤就用粽子糖哄过她。

“是的,太后娘娘说七王爷小时候就最爱吃粽子糖,每次喝药都要吃好几颗。”

另外一名老宫女笑了笑,“七王爷的牙还坏了呢,成日哭。”

“噗嗤。”

谢蓁也忍不住笑了。

南宫胤那么冷酷的一个男人,她实在是很难想象出来,牙齿坏了的模样。

小时候的南宫胤不也是可可爱爱的吗?

谢蓁的心情好了一点,咬着牙喝完药,也吃了好几颗粽子糖。

她的嘴巴这才不那么的苦涩了。

粥喝到一半,有宫女急匆匆的走进来。

“王妃娘娘,谢统领前来见您。”

谢蓁纳闷,谢统领又是谁?宫女解释了,她才知道是谢天羽。

谢蓁的亲哥哥。

既然是亲哥哥,那是不能不见的。

她点头应允。

谢天羽穿了便服过来,虽说不如盔甲威风凛凛,但剑眉星目的,长得俊朗,也不失英俊潇洒。

谢天羽的眼神是很清澈的,或许是武将心思大多简单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