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蓁因为受伤的原因,这几天倒是哪里都不能去了,只能在太后的宫中养伤。

她恢复得还算不错,很快就可以下床走路了,虽然动作还是很僵硬,比起才抬回来那会,已经很不错了。

南宫薄从那天出宫之后,便没有再入宫了。

不仅南宫薄,阿弃也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谢蓁还觉得日子很无聊,养伤的时候不能做事啊,躺在床上都快躺成一个废物了。

慢慢地,谢无双和太子的婚礼时间就要到了。

许皇后约莫是很不在乎这一门婚事,连一点表示都没有,也没有派人去东宫里布置什么。

她看不起谢无双,一个侧妃的位置谢无双都是高攀,顶多是个妾。

可没办法,谁叫她那蠢儿子喜欢呢?

许皇后真的是气得肝疼,也因为这件事情还气得生病了,到最后了,连婚礼仪式都不能参见了。

不过许皇后是真的病还是假的病,这也不重要。

因为这婚礼注定是不会冷清的,一定会很热闹的。

婚礼的前一天晚上,谢天羽果真亲自来太后的宫里请她回去参加谢无双的喜宴。

太后没有不答应的理由,放人出宫。

谢蓁被谢天羽带回了谢家,明天才是谢无双的出阁礼,今天晚上谢夫人要为谢无双举行家宴,让谢无双带着族中众人的祝福出嫁。

这一点上,谢夫人对谢无双真的是没话说,很用心,甚至谢夫人还亲自准备了不菲的嫁妆给谢无双。

谢蓁一点会为原主不平,但这种不公平的事情经历得多了,她已经淡定无比了。

为了方便照顾她,谢天羽去王府找来了素心。

这一点上,谢天羽还是很细致的。

是夜。

谢家的宴会厅里,已经坐满了人,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。

饭厅里,皆是欢声笑语声。

谢将军和老夫人没来,谢蓁被素心扶着,走在后面。

还没进去,就听到他们的恭维声。

“无双,你明日就要嫁到东宫里享福了,你做了侧妃,可不要忘记了四婶啊,还有你的两个妹妹。”

“我们无双就是命好,我们谢家可就靠你了,以后还要仰仗你扶持我们。”

“这些房契,铺子,都是四婶和三婶对你的一些心意,你千万不要推辞。”

“四婶三婶,你们太客气了,无双愧不敢当。”

“你有什么不敢当的?说白了,你才是我们谢家的大小姐,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姑娘,胳膊到底是向着我们的。”

有人嗤笑,“谢蓁即便是做了王妃,也是万万不能和你比的。你心中有我们谢家,可那就是一个白眼狼。”

“只有你才记挂着我们谢家的儿女,担心清秋的身体,那个白眼狼连雪莲和人参都舍不得。”

“四弟妹说得对,我看那个白眼狼到底不是在谢家长大的,她巴不得我们谢家的女儿个个都过得凄惨!”

白眼狼,自然便是谢蓁了。

说话的这个人是四夫人,上次拐着弯要讽刺谢蓁的四夫人,目的就是要谢蓁拿出雪莲和人参为谢清秋补身体。

可是谢蓁又凭什么?

她凭自己本事得得赏赐,怎么就该被道德绑架献出来?

素心扶着谢蓁,谢蓁脸色如常。

她还未说什么,谢天羽已经沉不住气了,大步走进去。

“你们都在胡说什么?”

谢天羽冷眼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,最后目光定格在四夫人脸上。

“四婶,谢蓁是我妹妹,请你注意你的言辞。”

白眼狼,他们怎么敢这么背地里说谢蓁?

四夫人讪笑一声,和三夫人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“天羽你这么生气干什么?”四夫人说,“你又不常回府里,你又不了解她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