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蓁的心脏犹如被重锤砸响,脑海中空白一片。

在耳畔盘旋回响的声音,是他低哑而魅惑的声线。

“你知道我哥哥在哪里?”

她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欢喜,大步追上去。

南宫胤转过身去,“见到了不就知道了?”

“本座讨厌话多的人。”

谢蓁喜极而泣,心口那股窒息的悲痛终于消失。

她才得以喘息,找到了一丝歇息的机会。

她之前还以为顾怀生凶多吉少了。

谁料阿弃给她带来了一个这么好的消息。

她喜不自胜。

素心也连忙追上去,“王妃你等等我。”

“素心,你回去吧。”

“我会自己回来的。”

谢蓁冲她挥手,然后又小跑着跟上南宫胤,生怕跟丢了就见不到顾怀生了。

其实如果不是身体里的那些情绪做怪,谢蓁是不愿意见到顾怀生的,至少要见也不是这个时候。

她和原本的谢蓁有那么大的区别,要是顾怀生发现了什么,那可怎么办啊?

她真的很苦恼。

但如果不去,只怕那股情绪又会再次折磨她。

死去的谢蓁可能唯一的心愿,就是再见一见顾怀生吧。

她不能这么自私,害怕自己暴露,就拒绝见顾怀生。

毕竟,她抢占了谢蓁的身体。

别的不说,她帮死者完成心愿也是应该的。

不然,她还当什么医生?

素心听话的回去了。

虽然很担心谢蓁的身体,但是谢蓁是和……

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?

因是深夜,这座繁华的城市已经沉寂下来,四周是那么的安静。

谢蓁追上了南宫胤,紧随其后,跟着他往前走。

南宫胤侧眸看了一眼她。

“你就不怕本座是戏弄你的?本座并没有顾怀生的下落呢。”他冷不丁的出声。

他觉得她脸上的笑容很碍眼,他看不顺眼。

顾怀生是什么人?这一刻,南宫胤十分的后悔,早知道不救顾怀生就好了。

顾怀生就算再有用,又能怎么样呢?

谢蓁的脚步顿住,脸上的表情凝固。

她说不出话,“你骗我?”

“或许是。”他忽然笑了。

“你打算如何?”

谢蓁摇头,“不如何,是我有求于你,而不是你有求于我。主动权在你的手里,你要是真的戏弄我,不愿意帮我,那我也不能怪罪于你,毕竟我们之间的实力悬殊。”

“与其听了你这话而怀疑你,暴跳如雷,这改变不了我目前的处境。既然改变不了,那我还不如相信你。”

“可是,阿弃,我愿意选择相信你,相信你没有骗我。”

“我愿意相信你是一个好人,相信你。”

“阿弃,你不会骗我的,对不对?”

她又解释了一通。

她的眼睛又黑又亮,即便深处于浓重的黑暗里,她眼里的光依旧熠熠生辉。

而她的神色是那么的执着。

安静的街道上,不知道谁家屋檐下挂的风铃被夜风吹响,铃铛碰撞在一起,发出了最悦耳的乐声。

悠扬的乐声被风吹着,吹过了南宫胤的耳畔。

他眼底目空一切,什么都没有,但他看着谢蓁的时候,让人觉得他的眼睛里写满了故事。

而他冰冷的心,也像风铃一样被拨动了。

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。

而是……

他的心动。

阿弃。

这是他的另外一个名字,是他行走江湖的名字。

只有谢蓁知道他唤阿弃,江湖上的人只知道他是青铜门心狠手辣,杀人如麻的七公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