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音落下,谢蓁的灵魂又是跟着一颤。

是啊。

对于顾怀生而言,顾无忧才是最重要的。

要是叫顾怀生知道,顾无忧已经死了,死在了谢无双的手里。

顾怀生会疯的吧。

谢蓁见他如此紧张,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

“不是……”

“我没事,只是有点痛而已,也没那么疼。”

她对上他炙热的眼神,不自然的转移了话题。

顾怀生的眼神太灼热,就像一把烧得通红的剑。

太过滚烫灼人,会灼烧自己,也会伤害试图靠近他的人。

“嘘。”顾怀生突然笑了。

“嗯?”

谢蓁头皮发麻,觉得笑起来的顾怀生,莫名有一种病娇的感觉。

病娇又腹黑。

“我知道无忧你善良,但是哥哥既然来了。”

“不顾一切的来了,便不会再让任何人有伤害你的机会。”

“你说不说,哥哥都会调查出来的。”

“你走了这么远的路,过来坐。”顾怀生牵着她的手,像小时候一样拉着她到床边坐下。

谢蓁感受到手指尖的异样,一眼看过去,便看到了顾怀生破开肉绽的指尖。

有些手指伤得狠的,连血肉都磨去了。

谢蓁脑海里的芯片提示她,她把全身心都放在了顾怀生的伤上。

她倒是不想泄露自己会医的这事情,但顾怀生既然来了,不管她说不说,顾怀生以后都是会发现的。

而且,脑海里的芯片会让她头疼,她也只能接受信息,为他治伤。

“你的手受伤了,没有让大夫来看看吗?”谢蓁关切道。

顾怀生以为她是关心自己,回应道:“一点小伤而已,无忧不用担心。”

事实上,大夫是来了的,只不过又被他赶走了。

只有痛才好,痛觉会提醒他,现在发生的一切是真的。

痛会让一个人一直保持理智和清醒,没什么不好。

“我帮你包扎。”谢蓁道。

“不用。”他拒绝。

“哥哥没事,只要可以再次看到你,和你好好说说话。”他黯然垂眸。

这已经是上天对他最大的眷顾了。

谢蓁无奈了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拒绝她治伤的。

“哥哥想说什么?”

顾怀生道:“王爷对你好吗?”

“为什么问这个问题?”谢蓁犯难,好不好?

这个该怎么回答?

说好也不好,说不好也好。

再次想到南宫胤,她才想起,他已经去了好几天,都快十天了。

想必也快回来了吧。

顾怀生神色温柔,“你如实回答我就是。”

“哥哥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。”

前世的南宫胤也不算太混账,无忧的死算不到他头上。

在南宫胤活着的时候,没有苛待过他的无忧。

哪怕无忧是个傻子的时候,南宫胤也没有刻意虐待她。

他前世之所以选择跟六王爷南宫诀,无非是因为南宫胤身中蛊毒,命不久矣。

哪怕南宫胤是一个值得追随的君主,可命太短了,谁又敢追随他呢?

谢蓁想了想,“还不错吧。”

“南宫胤对我还不错。”

“是吗?”顾怀生的眼神愈发的沉重。

听到了让自己放心的回答,他内心并没有如释重负,反而还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酸楚。

这一刻,顾怀生也迷茫了,他到底是希望无忧过得不好,以后名正言顺的带走她呢,还是希望……南宫胤待她很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