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不是就代表,他体内的蛊虫也比以前变得更强大了?

谢蓁不敢相信。

“阿弃?”

她听出了他话里的一丝悲凉和讥诮,人也微怔住。

阿弃。

放弃的弃。

怎么会有人叫这样的名字呢?

“嗯,阿弃。”他低垂眼睫毛,轻轻的重复了一次。

是的。

他的人生就是被人放弃的。

所以他叫弃。

“你……”谢蓁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得很低落。

但是,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毕竟太强大的人都和南宫胤一样,不需要人的安慰,因为他们觉得那是怜悯。

越是自尊心强的人,就越是在乎自己的骄傲。

“不过以后……”他神色恍惚地望着窗外的夜雨。

“以后什么?”

他低头看她,僵硬的扯开嘴角,露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意。

“以后我……”

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喉咙一疼,没有说出来那些话。

可是他心里却很清楚,以后,他就不叫阿弃了。

有那么一个人,关心着,在乎他的生死。

他哪里能算是一无所有呢?

谢蓁执拗地望着他,“你说什么?以后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他不打算回答她。

南宫胤没了再戏弄她的心思,叮嘱了几句。

“你好生修养。”

他便要离开了。

可他才走到窗边,刚要提起内力,倏然间,五脏六腑一阵剧痛,剧烈的痛楚从丹田处往上翻涌。

他一个趔趄,身子猝不及防的撞上了窗。

他极力隐忍着,可那痛楚却一波一波的袭来。

糟糕。

蛊虫怎么在这个时候发作了?他来之前分明就服用过了东方给的药丸。

连一刻钟都都压制不了么?

那是不是就代表,他体内的蛊虫也比以前变得更强大了?

那他剩下的时间还有多久呢?

不仅痛,全身更像是被架在熊熊大火上炙烤一样,滚烫至极。

但这蛊虫还有另外一种效果,那就是发作的时候,会催发他心底隐藏的渴望。

给他下这种蛊的人,就是希望让他变成一个废物。

痛苦之中,这内心的渴望被蛊虫无限的放大,他眼神也痛苦,他额头的青筋鼓起来,手背上的肌肉也显出来,极具张力。

可他不能让这恶心的蛊虫主导自己的身体。

他不要变成一具行尸走肉,

他试图像以前每一次一样,用内力去压制蛊虫的发作。

不过,这效果是微乎其微的。

东方镜说得很对,这蛊虫越来越强大了,毒性是那么的强。

他甚至……无法静心。

好!

既然内力无法压制,他眼底陡然闪过一抹残忍的光。

他几乎是没有犹豫的,手指尖蕴起内力,放在桌子上匕首被他拔出来。

他用刀划破里自己的手臂!

“噗嗤!”

是刀尖刺入血肉里的声音,那么的清晰。

衣衫裂开,伤口那里血流如注。

也庆幸,这样的钝痛让他混沌的神志清醒了一两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