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太上皇打趣的话,南宫胤笑了一下。

“皇爷爷,我是来陪你下棋的。”

太上皇冷嗤,斜睨他一眼。

他说:“你来陪孤下棋?孤看你不是来下棋的,你是想来宫里见那女娃娃吧。”

“你怕不是翻错窗了?”

南宫胤但笑不语,走到太上皇的对面,掀起袍子,就那么潇洒的坐下去。

“皇爷爷,她是我的王妃。”

老头子很不满:“要看你看去,不要来翻孤的窗子了,孤为了你,连你父皇都得罪了!”

太上皇坐没坐相,没个正形,但到底是从那个位置上退下来的,一举一动总是不经意的透着威严。

南宫胤笑他,“怕什么?皇爷爷你可是他的父皇,你还不能教训他了?”

“啪!”

老头子顺手就把手中的棋子丢过去。

南宫胤轻松的接过棋子,“皇爷爷,不要动怒。”

“孤是不想动怒的,你要是真的对那女娃娃上心了,想要孤不生气,你就……”他哈哈大笑,“给孤生个重孙子抱抱,趁早和你的王妃圆房。”

圆房?

他听到了这话,想起了喂药时候的那个吻。

南宫胤的耳根子肉眼可见的红了。

“皇爷爷,你能不能正经一点,现在谢蓁受伤——”南宫胤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。

太上皇依旧在笑。

“孤又没让你现在就和她圆房!”

南宫胤:……

“孤看是你想太多了,你该不会现在就想和她圆房吧?”

太上皇说得煞有其事的,忍不住皱眉,“你就这么混蛋?”

南宫胤抿唇,“皇爷爷,你能不能不要再说话了?”

南宫胤也吃瘪了,遇到这个天生爱玩的皇爷爷,他就没赢过。

混蛋?

有这么说自己孙子的吗?

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”太上皇不客气了,要开始赶人了。

南宫胤:“皇爷爷您英明。”

“孤太了解你了,没破事求孤会来上清殿?”

太上皇哼着小曲,“趁着孤现在心情好,你有屁就放。”

“我要向皇爷爷要一个人。”南宫胤正色道。

“谁?”

太上皇坐直了身体。

“顾怀生。”

“谁?”太上皇反驳道,“这人是谁,孤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,是什么人物?”

南宫胤呼吸一口气,道:“他现在还不是个人物。”

“但他以后一定是个人物。”

“哦?”太上皇说,“孤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高看一个人?”

南宫胤轻笑着道:“皇爷爷觉得,当今天下,能有许太师那样的人有多少?”

“凤毛麟角。”太上皇也严肃了。

“你居然拿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和三朝**,许太师相比?”

太上皇惊叹。

南宫胤凛声:“是,顾怀生就是这个人物。”

“今年的状元,非他莫属。”

“你夸张了。”太上皇摇头。

“是不是夸大其词,皇爷爷等到殿试之后便知晓。”

南宫胤提起他,眼底都是敬佩。

燕一曾经去过青山村,调查了顾怀生,顾怀生年仅十六岁,还没有及冠,就已经名震四方,今年参见科考的人学子很多,但是。

他就是肯定,顾怀生必定是那个夺魁的人。

顾怀生乃是人中龙凤,他满腹经纶,心怀天下,朝堂之上必定会有他的一席之地。

他暂时还不能出面招揽顾怀生,所以要让太上皇出手。

他如今只需要忍。

太上皇道:“如果他失败了呢?”

“你要知道,许家,左相,门人无数——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