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。

一声咳嗽打破了安静,她连忙回神。

床上的南宫胤睁开了眼睛,他看到了她,轻声道:“过来。”

谢蓁像是被蛊惑了一样,走到床边,坐了下去。

她和他对视。

他道:“不该说的,什么都不要说。”

“除了本王,任何人你都不要说。”

谢蓁脸色发白,“先不要说这个,你身体怎么样?是不是很痛?”

谢蓁想到了昨晚,他一身白衣染尽鲜血,心中依旧震惊。

南宫胤微微摇头,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。

“习惯了。”

“这点伤,对本王来说不算什么。”

那一箭没伤到命脉,但是带给他的伤也不轻,后背那里撕扯般的痛,他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呼吸,不能大声的说话,否则也会扯痛伤口。

谢蓁忍不住哽咽,“对不起。”

“有什么可对不起的?”他虚弱地笑了,往日周身的阴冷戾气消失无踪。

谢蓁道:“要不是为了我,你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。”

“东方镜只是担心本王,他说的话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“一切是本王自己的意思,与人无关。”南宫胤看她一脸的自责,忍不住道。

东方镜骂的话过分了些。

这是他的意思,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?

南宫胤不是一个会安慰的人,更不会说这么多温柔体贴的话。

他强势冷硬得如同一把利剑,永远不可能温柔。

但这一刻,也有了绕指柔。

谢蓁流泪了,“他骂得很对,就是我拖累了你。”

“但是南宫胤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你以命相救,以后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不会丢下你的。”

“叶蓁发誓,只要南宫胤需要我的时候,我就会一直陪在他身边。”

她用的是叶蓁,而不是谢蓁。

南宫胤艰难地抬起手,试图为她擦眼泪。

但他伤太重,他触碰不到她。

这让他觉得,她仿佛像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。

“说了护你,就是会护你。”他咳嗽了一声,沙哑道:“不需要你做什么。”

“这也不是交易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谢蓁用力的点头。

她当然知道这不是交易啊,但还是感动啊。

南宫胤那样敏感警惕的人,若不是真的愿意救她,愿意交心。

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?

这份心意,她难以辜负。

“所以你要记得本王的话,任何人提及你的药,你的身份,都要像今天一样回答。”他一字一句地道。

“你就是谢蓁,假作真时真亦假。”

“没有人能够拆穿你的身份。”

只要她不承认,他就有办法。

其实谢蓁不是谢蓁了,这对很多人来说也没那么重要。

但一旦有人要对付她,或者是他,这就是最大的危险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她垂下眼,“我会听你的话的。”

南宫胤又道:“不过被人识破了,也不必怕。”

他静静的注视着她,“本王还在。”

这几个字好似带着回音,响彻了谢蓁的脑海。

她含泪一笑,“嗯!谢谢你!”

“谢谢你,南宫胤……你对我这么好,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。”

可见,她脑海里的芯片也不是万能的,她还是必须要靠自己。

例如,建造一座无菌的手术室,重操旧业。

只有靠自己,才不会出现这次的情况。

只不过,她现在的身份敏感,要是动静太大了,又会惹来许多人的瞩目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