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诀的脸色阴沉,文帝的脸色也更不好看。

但是文帝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南宫诀的身上,杀伐果决的文帝眼睛有些红,他不动声色的垂下眼眸,遮掩住了自己的情绪。

像。

这个儿子太像他的母亲了,尤其是那一双眼睛,如出一辙。

只是唯一不同的,杜贵妃看着他的时候,眸子始终是温柔如水的,那里带着对一个男人最深的爱。

这个儿子心中对他只有恨,尽管他隐藏得很好,没有露出来一丝一毫。

但,他就是看出来了。

话音一落,秋夜的空气较之之前愈发的寒冷凄清。

夜色辗转游离过凉亭,于他们父子之间划出光线,那仿佛是他们之间最深的距离。

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跨越。

“朕和你乃是父子,父子多年未见,你便没有什么想要对朕说的?”文帝转移了话题。

他不愿在刨根问底了,不管花灯会对南宫胤出手的人是不是南宫诀,他都不会再追问。

南宫诀嗤笑道:“父子?原来,父皇还知道我们是父子啊。”

“我还以为,父皇心中只当我是杜家的罪人之后呢。”

文帝目光冷漠,“杜家是杜家,你是你。”

“你是皇室的人,和杜家又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我的母妃姓杜。”南宫诀故意这么说。

“我的身上,也流着杜家的鲜血。”

“既然父皇这么厌恶杜家的人,为什么要召我回来?为什么不杀了我?”

南宫诀一而再再而三的逼问,气势凛然。

文帝薄唇紧抿,眼底一瞬间划过了一抹黯然。

哪怕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,他还是记得杜贵妃。

他曾经最爱的女人,一直放在心里不曾忘记过的女人。

帝王之路,是冰冷孤独的,这皇位也是高处不胜寒。

多情是罪,但身居高位的人,身边哪里能没一两个知冷知热的人?

“此事不用再提。”文帝移动了目光,视线重新落在他身上。

“朕知道这些年是委屈你了,朕以后会补偿你的。”

文帝终于露出了几分慈爱的目光。

这样的目光,这样和善的态度,南宫胤是从来没有拥有过的。

南宫诀怔了一下,继而冷笑道:“委屈?”

“你觉得,这些年我所受的一切,杜家所遭遇的一切,仅仅是你口中云淡风轻的委屈二字就能形容的么?”

补偿?

他贵为天子,他要的是大周国泰民安。

他又能拿什么补偿他?

文帝面色有些不好看,但还是强忍着,“那你告诉朕,你要什么,只要朕可以拿得出来——”

南宫诀打断了他的话,目光冷锐。

“我要的很简单。”

“我要我的母妃活过来,我要杜家因父皇而受累死去的人,全部都活过来。”

“父皇你若是可以做到么?”

说到这里,空气更是寂静,万籁俱寂。

文帝的目光颤了一下,拢于袖子里的手微紧。

他慢慢地闭上眼睛,“朕,是做不到。”

“但朕可以拿其他的东西来补偿你。”

南宫诀自嘲的一笑,那么邪魅冷酷的一个人,眼角有湿润的雾气。

“那就不必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