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处本是如此的喧嚣,可他的话语落下,空气于是就安静下来。

谢蓁听到他低沉有力的声音划过耳畔,同时也感受到他扣住她肩膀的力气,那么的用力。

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,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眼神里,都在他的动作里。

他的决心,她看到了。

谢蓁眼圈本就发红,如今更是止不住的酸涩,有什么东西就要从眼睛里钻出来。

她吸了吸鼻子,把眼眶里的泪逼回去,她不一个脆弱感性的人,她也不喜欢哭泣。

她一向都是冷静而自信的,哪怕知道自己穿越了,她还是很镇定。

但她按耐不住的情绪,就是莫名想哭,就是眼眶酸涩无比。

而这样脆弱又感性的她,是南宫胤没有看到过的。

这像是她的另外一面。

原来那个冷静果敢的叶蓁,她内心也会害怕,原来她也会需要人依靠……

原来,她也是会怕的。

他看着她,她头顶那幽蓝的苍穹上悬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,月色铺天盖地的倾入她的眼睛里,照亮了她眼底所有的情绪。

他全部都看到了。

而谢蓁慌乱不安的内心在他有力的安抚下,慢慢地平静了。

她眼里带着泪光,声音微颤,“我不想来这里。”

“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“我也不想成为他们口中的怪物。”

她的呼吸急促,胸腔起伏不定,或许是知道眼前的人可以依靠,可以信赖。

她心底的感伤流露了出来,忍不住哽咽:“这里没有我的家。”

“我的家不在这里。”

她侧过眸子,看向河面上的花灯,花灯璀璨,她眼中却尽是落寞而孤独。

她想她的爸爸妈妈了,她甚至都不敢想,他们听说她猝死了,他们会怎么样……

她还没有好好的孝顺他们,却要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她的父母没有多的孩子,她一死,他们余下的人生尽是孤单。

谢蓁一想到父母孤独老去的画面,她心口就止不住的发痛。

如果可以回去,谁稀罕待在这个鬼地方啊,朝不保夕的……

她也不敢在现代的自己怎么回事了,说不定已经被送去火葬场火化了,她注定回不去了。

就算可以回去,那也一定是难于登天的。

她心里有这个猜测,可她一直不肯承认。

南宫胤道:“你……”

他想安慰她,话到嘴边,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还是谢蓁自己调节好了情绪,笑着抹了一把眼睛。

“今天是你的生辰,本来是我要哄你高兴的,谁知道……还要你来安慰我。”

她无力的笑了,“不说这个了。”

“不过还是要谢谢你。”

南宫胤低哑道:“你想回去?”

“可我已经回不去了……”谢蓁无奈地道。

南宫胤的背脊微微出汗。

他听到她说她想回去时,他心里居然会有一丝害怕。

心头涌上的是陌生怪异的感觉,放不开,又抓不住的空荡荡,有些恐慌。

他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,才知道那是什么。

原来那陌生的情绪叫做——

不舍。

他竟然不舍得她离开?

所以,他竟然有些庆幸,她说她回不去了。

他居然有些高兴。

他突然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很卑劣。

可那又怎么样呢?

他南宫胤从来就是卑劣的人,他并不需要所谓的坦荡磊落,他承认自己的自私。

他就是想她回不去,就是想她留在这里。

他心中有一个想法,如果叶蓁离开了,这个世间再也不会有人像她一样对他好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