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宫里有!”

谢蓁:“宫里?”

“王爷自己的画都烧了,但是以前宫里每年的合欢宫宴上,皇上都会让画师为几位王爷画像。”

谢蓁比素心更激动,“真的?”

“奴婢说的就是真的。”

不过,谢蓁很烦躁,宫不是她想进就能进的。

她要是进宫,就必须得去给皇后请安。

她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个恶婆婆,她再进去,那不是自讨苦吃吗?

皇后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喜欢,不喜欢她也是正常的。

她很容易就接受了。

“王妃您为什么突然对王爷的脸这么好奇?”素心发问。

谢蓁歪头,“我没有好奇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
素心一脸‘我信你个鬼’的表情。

“听说端王后天到京城?你从哪里得知这个消息的?”谢蓁发现自己的消息真的太少了。

她居然还没有素心知道的多。

素心一脸的吃惊,“王妃您还不知道?”

“我该知道什么?”

“京城里都传遍了,东海国要和大周联姻,东海国的公主要嫁到大周来,皇上已经下旨让适龄的王爷都回京了,包括……”

“那位罪人之子。”

谢蓁一脸茫然,她真的不知道。

“因为公主要在几位没有婚配的王爷里挑选一位驸马,所以端王自然也回来喽。”素心笑眯眯地,脸上的笑容太灿烂了。

“你不是说你们京城里最想嫁的人就是端王吗?他要是被挑选为了驸马,你还能笑得出来?”谢蓁很不想打击她。

她对端王没兴趣,那位被贬的六王爷也没有兴趣。

左右公主来和亲,要选的男人自然没有娶妻的。

怎么也不可能挑到南宫胤的头上来。

要是公主真的选了南宫胤,她才地那公主佩服得五体投地,是个汉子。

南宫胤谁敢嫁啊!

她还是对他的画像感兴趣。

因为南宫胤受伤,所以科考这个热闹谢蓁没有凑成。

端王的确是很快就回来了。

端王率兵回朝,百姓们夹道欢迎,城门口被堵得水泄不通。

端王入宫去拜见文帝,本是半个时辰就可以入宫的,结果百姓们太热情了,堵得端王硬是耽搁了整整一个时辰。

谢蓁也没有去看成,毕竟,南宫胤还伤着呢。

不过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谢蓁在中午的时候,接到了宫里的旨意。

很简单的几句。

端王为大周镇守边疆,劳苦功高,但厉行节俭,所以不会举行接风宴了。

但是,文帝选择举行小型的家宴为端王接风,让几位王爷带着王妃入宫。

南宫胤也必须去。

谢蓁突然觉得这圣旨太不近人情了,南宫胤都伤成这个样子了,文帝还要他去给别人接风?

他是不是存心刺激南宫胤的?

南宫胤遇刺的消息已经传出去这几天了,但是京城里无人慰问他,京城里的帝后更无表示。

这个人太可怜了,居然没人关心,没人爱。

说真的,她觉得文帝和皇后都够过分!

谢蓁默默为他担心。

上一次的太后寿宴,闹出那么大的风波,这一次,该不会又有风波吧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