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后没有回答。

太后脸上写满了不悦,沉声道:“怎么?皇后是觉得这事太难了吗?”

“臣妾——”

皇后正要解释。

太后的目光在人群里一扫,发现了左贵妃。

她意有所指地说:“皇后啊,你要是觉得你掌管后宫已经够吃力了,无法照顾好谢侧妃和哀家的重孙子,那么。”

皇后心中一紧。

众人都知这其中的奥妙,都在看笑话,并没有人出声。

太后接着说下去,“哀家也体恤你,皇后既然无力两头都顾好,那么,哀家可以让左贵妃协理六宫,想必这样可以为皇后你减轻一点。”

此话一说出来,人群里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皇后更是双目冷到了极致。

左贵妃那边也只是一愣,然后就站起身来,风情万种地笑着。

“皇后姐姐,大家都是姐妹,若是皇后姐姐有需要帮助的地方,妹妹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帮您。”

“只要皇后姐姐开口,臣妾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呢。”

协理六宫,这是多大的权力?

这就等同于是太后在打皇后的脸,明明白白的告诉皇后,要是不开口保住这个孩子,那,她就要皇后也不痛快。

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希望有人和自己分权,尤其这个人还是皇后最厌恶的左贵妃,她们从一入东宫就斗了一辈子,儿子都这么大了,谁也没有认输过。

皇后看了一眼妖媚的左贵妃,心底不屑。

“大可不必,本宫身为皇后,不管是六宫,还是谢侧妃肚子里的孩子,都是本宫的分内之事。”

她面上不动声色,“母后,臣妾会让人好好照顾谢侧妃的。”

太后笑着点头,“皇后这么说,哀家就放心了。”

“谢侧妃身怀有孕,是我们皇家的大功臣,皇后还是莫要对她太严厉了些,她不是七王妃谢蓁那等皮糙肉厚的人,经不起皇后的教训。”

皇后都答应了,太后还要将皇后一军。

这是在讽刺皇后,之前谢蓁在椒房殿里侍疾的时候,皇后变着法的折磨谢蓁。

谢蓁猝不及防的被点名,内心慌得一逼。

她可不觉得太后是在为她撑腰啊。

皇后到底是皇后,哪里能被太后这么教训,脸色已经不好看了。

“母后放心。”

皇后内心不快,可这么多年的后宫生涯,已经让她学会隐忍。

她让人挑不出一点错。

“孙媳让皇祖母担心了,都是孙媳的不是。”谢无双无时无刻的不在表现自己的存在感。

她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怀孕了一般。

不过。

她自称孙媳,倒是让太后的眼神有些不快。

只有正妃,才能如此自称。

谢无双就是个侧妃,若不是看在肚子里孩子的份上,太后也不想这么为她出头。

谢无双这性子,拿什么和不显山不露水的许韶光斗?

太后神色淡然,没有接谢无双的话。

“你肚子里有孩子,一切以你为紧,想必你说了这么久的话也累了,太子陪她去偏殿休息片刻吧。”

嘴上说是休息,实际上是赶人了。

“皇祖母,孙媳不累——”谢无双才不想这么快走。

她还想在这里多炫耀一会。

太子再没眼力劲,也发现了苗头,太子打断了她的话。

“无双走吧,皇祖母疼惜你,本宫陪你去休息。”

谢无双接受到了太子眼底的警告之色,心中一冷,抚着并不明显的肚子,慢慢地站起身。

太子体贴的扶着谢无双离开正殿,谢无双还故意多看了一眼谢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