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后不做声了,哑口无言。

这是最坏的结果。

这会激怒她的父亲。

文帝走了,皇后还是一脸怒意,这都是谢蓁惹出来的祸。

她的蠢儿子,居然被人当着枪杆子使了。

皇后带着人又浩浩荡荡的回去。

融融夜色里,谢蓁和南宫胤一起走到了宫门口。

这路有点远,谢蓁是想去推他的轮椅的,总不能让他一个伤患走这么远。

可他一直握着她的手,她悄悄挣脱了一下,发现挣脱不开。

她的手已经被他握得发热了,属于男性的滚烫气息把她围绕。

她的心跳有些快。

南宫胤的呼吸落在她的耳畔。

她的心跳得更快了。

她想了好久,还是鼓起勇气叫住他。

“南宫胤。”

“有事?”他停下脚步,看了她一眼。

南宫胤没戴面具,面具落在了御书房,但他的脸谢蓁已经习惯了,所以反而见怪不怪了。

她觉得她心底承受能力还是很强。

“那个……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?”她小声道。

南宫胤应:“按照你的意思,我该问什么?”

谢蓁没料到他是这个态度,他就不好奇她说那些话的意义吗?

他怎么可以这么淡定?她真的一点都淡定不了。

谢蓁沉默了一会,然后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想向你解释一下,刚才在御书房外,我对母后说的那些话,你不要当真啊,我是故意骗母后的,我要是不说那些话,我怕她真的把宫女塞到王府来,什么一生一世,只此一人……”

“这都是我骗母后和父皇的。”

她好不容易一口气说完了,在抬眸之间,发现对面之人的眸色深沉,宛如这片幽暗的夜色,深不见底。

她心口一窒,手掌心不断的发烫。

“说完了吗?”他道。

谢蓁木讷的点头。

南宫胤再道:“好,那我知道了。”

“你就……没什么想说的?”她诧异了。

南宫胤眉目间神色温和,“有什么可说的?”

“先回王府吧。”

他岔开了话题。

其实,他是知道谢蓁想要问什么,她解释了自己的意思,她也想问问他,他为什么要顺着她的话说下去。

他知道她想要这个答案。

可是这个时候的他还不能给,因为他还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意。

他又能给什么答复呢?

而且啊。

就算他想要和她如何,想要告诉她,他那些话是出自真心。

可他又有什么资格说出来呢?

他一无所有,四面树敌,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。

他连蛊都还没有治好,他是一个没有以后的人。

他即便是有真心,说出来也不过是为她徒增烦扰。

再等等吧。

等拨云见日的那一天,他会把这一切都告诉她的。

南宫胤从来不知道,他的心可以因为一个人而变得这么的柔软,那都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他觉得自己变得太多了,他已经快要不认识自己了。

在他的棋局上,谢蓁原本也只是一枚棋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