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诀身手也极快,闪过了南宫胤的攻击。

他袍子在夜风中扬起,那双妖异的绿色眼瞳里面遍布杀机。

“这句话应该是本王送给你才对。”

“花灯会上那一幕,倒叫本王知道了一件事情。”

“老七你是个爱美人的多情种,以前是许韶光,现在是谢蓁,还有一个瑶光死心塌地的守着你。”

南宫诀讽刺大笑,“老七你的桃花还挺多呢。”

“你承认了花灯会是你放冷箭?”南宫胤气息有些不稳。

可目光依旧冷得渗人——

南宫诀踏风而去,轻飘飘的站在宫殿的屋檐上,举手投足皆是行云流水的淡定。

“你不是早就知道是我了吗?否则,你又何必如此动怒,在这里和我动手呢?”

南宫诀讽刺了回去。

南宫胤的眼底,更是爆发出了浓厚的怒意。

他整个人是那么的冰冷可怕。

放冷箭的人就是南宫诀。

这也等于,南宫诀知道了他的弱点。

可,谢蓁是他的弱点吗?

他敢承认吗?

这只会为谢蓁带来无尽的危险和杀机。

“南宫诀,我不管你要做什么,只要你敢动谢蓁,我让你有来无回!”南宫胤压低声音道。

南宫诀笑得狂放不羁,“你想多了,我如何会伤害一个女人呢?你知道的,我就是最喜欢美人的,怎么舍得美人受伤呢?”

“我疼她还来不及呢。”

“南宫诀。”他阴沉的道。

那人满不在乎,“这是动怒了么?老七,不是我说你,谁都知道你碰不得女人,被你碰过的女人活不过三个月,你既然有心不碰她,享受不了她,那不如我这个做哥哥来为你享受。”

“你说如何?”

南宫胤忍无可忍。

掌心运起内力,穿透了夜风,狠狠地击在南宫诀的身上!

南宫诀死不足惜!

南宫诀下意识的要躲,却听到下面有人在喊‘皇上驾到!’。

转瞬之间,他的动作慢了半拍,或许是故意的。

那一掌击中了南宫诀的身体,他人在空中一颤,然后口吐鲜血,身形不稳的落于地上。

南宫诀是可以站稳的,但他故意让自己摔得很惨,直接从空中砸到了文帝的面前。

就是这么巧!

南宫诀摔在地上,尘土飞扬起。

他痛呼一声,整张脸都皱成一团,鲜血自他唇边不断的跌落。

他确实是受伤了。

但他还向一边胆战心惊的谢蓁,扬起了一抹苍白的笑容。

文帝正好和左贵妃一起过来,他定睛一看,发现受伤的人居然是南宫诀。

他目光一颤,旋即他勃然大怒。

他的眼眸扫过在场的人一圈。

“谁来告诉朕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!?”

面对皇帝的雷霆之怒,众人缄默不言。

不知道的以为文帝是觉得两位王爷当众打架丢了皇家颜面,知道的人却晓得,文帝这怒火直冲南宫胤而去的。

南宫诀是他最爱的儿子,南宫胤……不过是皇后的儿子而已。

晋王是长子,也是这里唯一有资格开口说话的人。

这个时候晋王也站了出来,“回禀父皇,儿臣——”

文帝冷沉道:“你闭嘴,退下!”

晋王面色如常,退了下去。

“儿臣给父皇请安。”南宫诀慢慢地爬起来,已经伤得不轻了。

文帝又看向南宫胤的方向,眼神冷得如浸泡在寒潭里的刀子。

南宫胤和南宫诀一样都受伤了,他动了内力,比南宫诀还要更严重一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